我的老师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19-08-28 10:57)  来源: 兰州日报  作者: 张建祖

  □张建祖

  一九七○年春季开学,母亲领着我去杨家庄学校报名,挨到我了,老师微笑着,拍拍我的后背,语言相当和气,让我瞬间消除了紧张心理。你几岁了,会写哪些字?顺便拿过来一页纸,正面已用蘸笔写过,在背面让我用铅笔写了几个字,然后登记、注册,收了一元五角的杂费、书费,算是报了名。

  给我报名的是杜玉梅老师,是我小学一二年级的班主任、语文老师。杜老师的语文课生动有趣,就是教一个生字,也先激发学习的兴趣,再教我们识字。

  “同学们,你们爱吃羊肉吗?”当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开端,物质匮乏,生活贫困,难得吃肉,杜老师的问题让我们有了兴趣,来了精神,高呼:“爱——吃!”“羊大了美不美?”又是一个很有诱惑的问题。“美——!”“对,羊大为美。今天我们来学‘美’这个字。”

  杜老师一边板书,一边高声说着笔画名称。我们呢,嘴里也说着笔画名称,举起右手跟着老师空写。黑板上的“美”写出来了,“羊”是白色,“大”是红色。老师注上拼音,拿起教鞭指着“美”,反复领读:“m-ei-měi,美好的美;m-ei-měi,美丽的美;m-ei-měi,美滋滋的美;m-ei-měi,幸福美满的美。”我们一遍遍地跟着读,记住了这些词语。接下来是让我们口头组词造句,“美,美好,今天真美好。”“美,美丽,花儿很美丽。”……这是杜老师教“美”的情景,至今记忆犹新。

  冬至前后,易得流行性感冒,杜老师拿来自家的搪瓷缸和食醋,掺上清水,放在土坯砌成的火炉上煮,醋在瓷缸里沸腾,教室里飘逸着淡淡的醋香,我们的鼻腔、口腔湿润舒服。下课了,有人特意走近醋缸,深深地吸一口气,闻闻浓浓的醋味,美其名曰:赶走感冒。教室里洒水,也掺上少量的食醋,用来预防感冒。这些土方法有效果,整个冬季,班上没有谁得过感冒,就连咳嗽几声的也没有。

  杜老师和我母亲同龄,和蔼可亲,就像母亲一样,在我的记忆中,从来不训斥、不体罚我们。

  有一次课间活动,我和同学在操场扔皮球玩,不小心扔出墙外。我走出校门跑步绕学校半圈,到了皮球出墙的地方,找了又找,没找着。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办公室向老师说了事情经过。杜老师没有责备我,领着我去墙外又找了一遍,附近的草丛、水沟也找了,没找到,可能被过往的人捡走了。

  学校一穷二白,体育用具很少,小皮球学校只有三四个,很珍贵。皮球是杜老师从总务处借出来的,她领着我到另一个办公室,向分管总务的老师做了说明。出了办公室,杜老师说,以后玩皮球离围墙远一点。没有批评,没讲大道理,没有说学校财产的损失,没有让我赔偿,事情就这样过去了。

北京两步彩APP  杜老师和我在一个村,是民办老师,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不再当老师,在家种田,村里的小一辈人称她婶婶。我觉得婶婶很亲切,就像自己的婶娘一样,路头路尾打招呼也称呼婶婶。

  光阴荏苒,三十多年过去了,村里年轻的一档人,不知道杜老师曾经在杨家庄学校工作过二十多年,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,很少听到老师这个称呼。我呢,觉得还是“老师”好,亲切、崇高、敬重,改变了婶婶这一称呼,又亲切地称她杜老师。村头巷尾,遇见杜老师,毕恭毕敬地问声:“杜老师好!”如果不忙,会拉拉家常,聊上几句。

  二〇一七年四月的一天下午,我出校门去马路对面的商店买胶带纸,准备在教室墙壁上粘贴学生硬笔书法作品。在街上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背影,清瘦矮小,那是杜老师和我的母亲,两位八旬老人,结伴步行来三里之外的县城转悠。我紧走几步赶过去打招呼,要叫出租车送她们回家。杜老师说,不用不用,现在是课间活动,操场里活动的学生多,离不开人,安全第一,你赶快管你的学生去,我和你妈慢慢地走回去,也是锻炼。我母亲也说,工作时间,你怎么在大街上转呢,你赶紧去做学校的事,不要管我们。两位老人怕耽误我的工作,只说了简短的一两句话就快步向前走去。

  两个熟悉的背影渐渐远去,我牢牢记住了两位老人的教诲:要爱自己的工作,要认真负责,工作时间,不能脱岗,学生安全很重要,课间活动,也要管好学生。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北京两步彩 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 英豪彩票注册 海南4+1玩法 千禧彩票注册 北京赛车 159彩票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怎么玩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