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带走一粒草籽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19-10-29 09:05)  来源: 甘肃日报  作者: 赵 梅

  也是碧云天,却无黄叶地,在一场接一场的秋雨中,草原的秋如约而至。

  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”风凉了,草黄了,没有层林尽染的绚烂,没有落英缤纷的凄美,心却在草原的苍茫中温暖如春,说不清是景随心走,还是心随景动。

  走向秋日的草原,触目的五彩斑斓搅起心底的宁静。大自然总是有一种无法抗拒的神奇力量,无法用言语去诠释,却能如此顺畅自然地,让你找到心安的归宿。

  原本以为,草原的夏天才是美的,娇嫩、艳丽。不想初秋的草原因为野花的不离不弃而更加动人心魄。草原上的花草,错综交替,红、黄、蓝、紫……鲜艳的色彩,简单的身姿,愈发把深沉的草原装扮得风情万种。

  在溪流边,有黄色的花朵铺了一地,娇艳细碎,放慢行进的脚步,在溪边的石头上小坐,潺潺的溪流轻轻涤荡烦躁的内心,在简单的小花身边,心静如水。

  还有一种花形如蝴蝶兰的小黄花,貌似菌类,也如多肉植物,水灵得让人心疼。在高原的低温里,还在一丛丛地盛开,原来不止梅花才有凌寒独自开的风骨。

  淡紫色如菊花的野花,向着太阳微笑,深紫的小花一串串地簇拥着,温暖而热闹。还有那种淡蓝色的小喇叭花,紧贴着大地,如向阳花般,迎着阳光盛开,背着阳光收起,展现出别样的姿态。

  而最惊艳的莫过于那花朵低垂的小黄花,花瓣细长,状如八爪鱼,细长的花茎托起低垂的花朵。看到它时,以为是即将凋谢了,细看却发现这是它盛开的一种姿态,花蒂朝上,花瓣朝下,以谦卑的模样面对大地,让人不由地心生敬意。

  秋天的花,总要经历风霜,面对它们最后盛开的姿态,我曾心潮澎湃,一些故事还没有讲完,也不需要讲完,一切的一切终将在岁月里辨明真假。

  草原似乎总能给人欣喜,草丛里偶尔会冒出一两个蘑菇,状如雪白的馒头。据说这种蘑菇生长在阴面的内里是黄色,阳面的是黑色,很是神奇。在一些荆棘类植物中间还有一丛丛如伞状的白蘑菇,在行走的路上,总是让人惊喜不断。

  一路走,一路看,一路思,感慨万千。

  在草原上看到突兀地出现两丛柳树,红色的枝条,纤细的叶片,像两盆盆景,起初以为看错,又想起在玛曲采访时,得知草原上也会长柳树,有种山生柳是本地树种,可以移栽用来治理沙化草地。

  蒲公英是神奇的植物,春天它就会冒出头。至今,竟然还有一朵黄色的蒲公英盛开着,而遍地的同伴都已经打起了白色的小伞,面对若即若离的依附,我有些担心,又有些释然,这种情绪的交替就成了纠结。

  我不知道小白伞对枝干是心甘情愿的依附,还是枝干一厢情愿的禁锢?如若是依附,那即将来临的别离,何尝不是一种痛苦?我放轻脚步,屏住呼吸,生怕自己的不慎酿成生离的悲剧。如若是禁锢,离别何尝不是等待已久的解脱?我多想低下头,靠近它,轻吹一口气,放它们一条生路……

  路过蒲公英,就有一种匍匐在地的叶状植物闯入眼帘,每个细小的叶片之间由一根根细细的红色枝干连接着,错综交替,如一张大大的网,有叶子的地方就是一个节点,多么神奇的构造!

北京两步彩APP  “伊本丝萝,愿托乔木,纠纠缠缠,朝朝暮暮,聚散有时,生死荣枯,把爱交付,让心归宿……”相关依附的幻想,让人不由地想起了藤萝。是谁编织了这张铺天盖地的情网,让你陷入,忘了归路?

  人们总是喜欢把草原比作地毯,而此时踩着的这块地毯,应该是略显陈旧的那种感觉,已至暮年的青草少了柔嫩,隔着鞋底都能感受到隐隐的强韧。

  向草原更深处漫溯,牧草及膝。这种抽出穗子的应该是称作披肩草吧,它的种子在风中飘摇,这何尝不是一种硕果累累的丰收景象呢!

  记得有人说,秋天的牛羊是最肥壮的,因为它们食了草籽。而我更愿意将这丰收看成一岁一枯荣后,春风中的另一种繁荣。

  远处的山坡上,牛羊散落着,手拿皮鞭的少年孤独的身影,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。

  草原的秋天,留下一行行的车辙通向远方。

  日月更迭,季节变换,逐水草而居的草原儿女,要完成再次的迁徙,从春季牧场到夏季牧场,再到秋季牧场,最后是冬季牧场。如今,牧人们已经完成了从夏季牧场到秋季牧场的迁徙。而草原深处那简单的房舍,将是他们冬天的家。经过一户冬季牧场的家,木板围成的院子里野草蓬勃地长着,一条小路通向草原。似乎可以看到冬天牛羊归圈后,屋里暖意融融的场景。他们在一次次的迁徙中,体味人生的滋味。

  远处藏寨的屋顶炊烟袅袅。村道上,有游荡的藏獒,赶着小牛犊的妇人脸上是安详的笑,还有藏族阿妈带着孙儿在村口张望的身影。

  田野里隐约泛着淡淡的黄,地里的青稞熟了,黄色将草原点缀得分外厚重。有些平淡的田地里,有收割机在忙碌,庭院的周边洋芋花开得正好,还有什么烦恼可以盖得住草原这生机勃勃的秋!

  走出草原,脚底留着淡淡的花香。低头的瞬间,却见一块心形的石头嵌入草地,那么真实,那么清晰。

  我伏下身子,轻轻地拍打沾满裤腿的草籽。不带走一粒草籽,不亵渎一丝希望,只留一地的心事,在这草原苍茫的秋……(赵 梅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秒速赛车直播 北京赛车怎么玩 内蒙古11选5 智慧彩票投注开奖 北京赛车pk10玩法 pk10怎么玩 平安彩票是真的吗 北京赛车怎么玩 河南快3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玩法